三色ink

超咸鱼不要看啦><

画的特别糙的水彩
上张万圣节设定的全身
不打算画小心了(好累)
几张图看下来算是流程图吧,相机色差好厉害><

额啊啊……姑且是万圣节的贺图吧(×
虽然用彩铅象征性的涂了涂,但是还是和线稿一样……
勾线的时候才发现有好多bug ,总之是完成了稿子清单里的一项了:D

混个更:D
在学校的摸鱼。

一个稿。
肥肠不要脸的加了个滤镜
bug好多但是懒得再改了(趴

不行我忍不住啦(掀桌
上月画的小心拟人的女体
非常渣><

总是不知道怎样在大大的动态下留言
每次看到都激动的不能自已
收藏推荐和转发都不够
但小心斟酌的字句总是不敢发送
我大概是笨蛋吧。

非常渣的水彩桃李(捂脸
其实是没有脸打tag的……

关于杏的人物分析和剧透。

\^O^/

咸鱼咯x:

啊啃完了es和eg的不少剧情,闲着没事做一个杏的人物分析。
杏是天使!!!

阅读前提:

觉得自己就是女主不需要杏的人请勿阅读谢谢。

可能分析的不是很到位欢迎捉虫。

以上。
食用愉快


【1】衣着外貌方面

(1.)君咲时期:绿色制服

谢谢各位的捉虫,君咲制服颜色应该是杏那一级一年级绿色就穿到三年级都是绿色,下一届
三波なつみ的一年级制服是蓝色就穿到三年级的蓝色,谢谢捉虫!



(2.)梦之咲时期:蓝色的西服外套,内着粉红色的毛衣,领口系着二年级的蓝色领结,类似于蓝色丝带的那种样子,齐膝长袜,室内鞋为蓝色。

从马戏团桃李未开花前cg和北斗谨慎的目光(是叫这名吧)可以看出基本衣装。

(3.)外貌

栗色的齐耳披肩发,眼睛为水蓝色,身材偏上等,胸不小(你等等。

发色可以在万圣节老零未开花前的cg,eg中黑森有一张给变装成杏的弟弟君梳头的UR卡牌(「[天使のライブ]黒森すず」),在春川宙的一个故事中说杏的眼睛是他最喜欢的水色,在万圣节狗和运动会虎子的cg均有杏的出场,遗憾只有身子(啊我老婆身材真好啊……

【2】性格方面

表情很少,刚来到梦之咲的时候性格偏冷漠,从选项中可以发现。

笑容不多,在eg活动「風雲児来たる!君咲く楽園の扉」故事中杏笑了一下让黑森惊讶了好一会。

比较顽强,心胸宽大,态度强硬,很勇敢,梦之咲中不少人对她不信任,但她还是一点一点的证明自己的能力,在和lmq的一次课程故事中那个(再见。)的选项真是可爱死了。

非常非常温柔,黑森(suzu)在一年级的时候因为是异色瞳被人孤立,杏无视了她带刺的话语和她成为了朋友,和黑森关系好到被传在交往中,称赞过被黑森和mika视作缺点的异色瞳,在eg活动【梦うつつ*満月の下でお泊まり会】中被天宫琉璃称为很强大的重力场,给了天宫很多的温柔,在「怪談!君咲学院の旧校舎」中被azusa(小鸠梓)提到。曾经是不好好学习的问题儿,但是是非常直率纯粹的的孩子。

很全能,从梦之咲的各种故事中被反应出来,双手灵活擅长缝纫,在在eg活动「風雲児来たる!君咲く楽園の扉」中给问题儿们做了兔女郎装,「第3回君咲学院選抜総選挙」种的小裙子也是杏做的,es不少live服装是她完成的,但对画小动物苦手,被门老师评价为长了脚的石头。

(4)家庭方面

和eg中的转校生为理义姐弟关系,和三波なつみ为幼驯染,与es日服新角色三毛缟斑在幼稚园认识,因为不叫斑妈妈被斑记住,有个很有家庭氛围的家庭,妈妈是佐贺美老师的粉丝,弟弟之前在梦之咲普通科学习,因为姐姐所以成为了转校生。

(5)其他方面

对黑森的称呼为“すずちゃん”,绰号为【アンジー】,是湖南亚子取的,意思为安子,和あんず(anzu)为谐音,和君咲以前的女王陛下円城寺れいか有一点矛盾,和曾经的茶道部的副部伊藤さくら为初中同学。

在es假日卡池中被创形容说话方式有些奇特,会随身带着手帐本,不太擅长与人交流,解读杏的话语需要很高的理解能力。

力气很大,在eg活动「大異変*記憶の君と銀河鉄道」中三波なつみ提到过あんず一直是她憧憬的对象,可以在小时候把弟弟和三波轻松提走。

(6)在eg中和杏有关的内容

哈哈哈哈哈我来剧透了,因为在es中杏作为女主存在感不小所以!我来剧透一些eg中和杏有关的内容。

在eg中和杏有关的角色有黑森すず,三波なつみ、円城寺れいか、八雲ちづる、曽根セイラ、四方みつる等等,在eg中杏的出场率甚至比一些冷门角色还多,比如说Event故事「第3回君咲学院選抜総選挙」,「風雲児来たる!君咲く学園の扉」,主线故事「生徒会騒乱編」等都有提到她,喜欢就去下载看看咯www,里面有具体具体提到杏离开的原因和各种各样的小故事。

杏转校的原因是和湖南yako黑森suzu一群人反叛了学生会,当时的女王陛下円城寺れいか因为处理事情的手段不够高明,所以无意间和教师们说的一句话把杏和她的茶道部推向死亡,当时参与改革的人员大部分也都受到了处罚,这也是円城寺れいか之后辞去会长位置的主要原因。原来茶道部副部长的伊藤sakura(以下简称sakura)和女王陛下(以下简称reika)关系很好,茶道部在あんず的带领下不会认真的进行部活,只会吃着零食聊着八卦,还会让一些不属于茶道部的闲杂人等呆在茶道部(如suzu和azusa),似乎成了一些问题儿的收留所,只是想让她们感到快乐才组建的活动部,sakura有洁癖,和她们吵了几次后受不了向reika抱怨,reika的家庭势力太大了(和梦之咲的天祥院差不多),加上她是全方面的好学生,所以君咲里的教师也都偏向于她,reika为了让sakura开心一点就向教师说了关于茶道部的事情,原文(第七十二话)reika说“茶道部被彻底破坏,只是因为我一句无心的话,我原本只是想提醒她们注意一下,可最后茶道部的一切都被否定了”,最后杏作为革命者队伍和堕落茶道部的核心人物实在呆不下去了就申请退学了,正好梦之咲和君咲都有发展为男女同校的意图,所以就把在梦之咲普通科上学的天光圣(eg男主角最开始的系统名)和君咲的杏对换了一下。






杏简直就是天使啊!!

我一开始对于あんず也觉得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主。但随着后来一个又一个event剧情开始,看到event剧情和课程剧情中活跃的杏,看到杏和es里的大家逐渐成长,虽然杏只在cg中花式不露脸,但现在越来越觉得,杏也和31位偶像和eg中的所有人一样一样,都是鲜活的角色。
好了我说完了!















感谢看到这的的您!

【ES】【零ALL】朔间零陛下不好好努力 二十一

哇啊啊啊比哈特

锁锁美:

 一-三 四-五 五-六 七-八  十-十一 十二-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点梗番外一 点梗番外二 点梗番外三 番外四


问答番外一 问答番外二 问答番外三




警告:


大纲文(爆字数也还是大纲文)。


可能涉及的CP包括但不限于:零晃,零英,零敬,零薰,朔间骨科无差,零涉零无差。


以及零ALL前提下的:涉英,涉友,英敬,涉敬,凛绪,凛晃,凛泉,leo泉,泉leo,泉真,绪真,司leo,英leo,桃创,奏薰。


全员有病。










二十一、




天家要定亲,自然是与众不同的。


这亲事落在咲国与楼兰头上,更是非同寻常几分。


历来都是被送去和亲的那位不想嫁,倒没听说过来求亲的不愿娶的。


朔间凛月隔着舞姬婀娜多姿的身影去看对面的月永雷欧。对方碧绿的眼珠眸色深沉,玲珑剔透的杯子被他紧紧捏在手里,半点看不出即将成亲之人的喜悦。觥筹交错间,月永似乎察觉到了朔间凛月的视线,那双微微向上吊起的猫眼朝他露出一个夹杂着几分无奈的苦笑。


谁都知道这场宴席目的为何。酒过三巡,客气话都说尽了,只等着楼兰王开口再提求亲一事。骰子已经掷出去,开弓再无回头箭,之后朔间零是应,或是不应,不过是早动手与晚动手的区别。他不知兄长究竟如何打算,然而若想劝月永联手,自然不能让天祥院的如意算盘如愿,该是先应承下来这桩亲事,能拖上一日是一日。


至于他自己……两日前王府暂别之后,他便没再见过真绪。今日衣更将军虽也在席,但避嫌似的,自始至终没往自己这边看过。他素来知道那人的性子,断不会当面说出什么刻薄回绝的话,这样的避而不见,已是最温柔委婉的答案。


过去的日子里,朔间凛月小心翼翼地看守着那人的心,就像护着一只未破壳的卵。尽管他曾时不时地敲打蛋壳,隔着那薄薄的卵壁观察着雏鸟的影子,但若真正想要拥有那颗真心,必须是藏在里面的雏鸟情愿啄破头顶的禁锢破壳而出才行。他已向他走了九百九十九步,这最后一步,还是要真绪自己来走。倘若真绪不情愿,他就只能停在这里。那一步之遥,就是他们之间最后的距离。


朔间凛月微微一笑,了然地朝月永的方向举了举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那份清冽之中,竟尝出一丝苦意。他曾以为自己不会介怀,如今想来,也不过是仗着真绪的情意有恃无恐。真正等到了眼下此时,心中涌动起一股陌生的情绪,竟比那入肠的烈酒更伤人。




另一边,朱樱司轻咳一声,借碰杯之际,催促般看向自家王上。


朱樱司:不能再拖了,待这支舞完了,王上必须起身。


月永雷欧闭了闭眼,没有搭理,抬起手按住肩上伤口。


朱樱司:我知王上是记挂濑名前辈安危,然而事已至此,不管能不能成,这一步都必须要走。


朱樱司哪里知道月永雷欧是在极力压制。


那日殿上呕血,众人只道是他重伤未愈,又眼睁睁失了濑名泉,急火攻心才致如此。然而月永雷欧心知,是楼兰一脉的宿疾已初现端倪。他隐藏得极妙,并未让任何人察觉,此刻亦然。那只搭在肩上伤口的手狠狠捏下去,登时令四肢百骸都痛作一团,可月永却觉得这痛是极好的,他悄然运起菩提心法,在那噬心彻骨的痛里看见濑名泉的脸,而后总算抓住一丝清明,压下眼底浮现的血意。


再睁开时,又是那双宛如猫眼石般碧绿莹润的眼。


他平静自若地笑了笑,说:好。


最后一声琵琶也住了,月永放下杯盏,正欲起身。


忽见宴席中站起一人,大步流星行至御座之前,稽首而拜。




大神晃牙不安地瞥了朔间零一眼。他坐在朔间零身边,那身华服束手束脚的,令他颇不习惯,整场晚宴像个人偶似的乖乖坐着,别说与谁搭话了,连闷头豪饮的兴致都没有,一心期盼这场煎熬快点有个尽头。


然而,纵使大神晃牙被朔间零有心护着,一向远离宫中尔虞吾诈,却也看得明白今日这场戏台为谁而搭,唱戏的主角又该是谁。眼下平白冲出这人,实在是意料之外。教人不禁担忧起来,倘若情势有变,自己被束缚在这宽袍大袖之中,不能及时拔剑护了朔间零。


朔间零神色未变,仍是淡淡笑着,打量着面前英俊挺拔的身影。


那颗绛紫色的头颅感受到帝王不怒自威的压迫,立刻伏得更低了一些:臣有一事要奏。


哦?朔间零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眼里闪烁着看不清的情绪。


只听红袍银甲中的人郑重道:臣衣更真绪,求陛下赐婚。




哐啷一声。


不知是谁正拿着的白玉杯脱手而出,登时在地上撞了个粉碎。




朔间零大抵也没料到这突如其来的请求,不禁失笑:


爱卿这般焦急,我还当是什么急事。你既为我朝立下如此战功,赐婚不过小事一桩。


当即决定:说罢,爱卿看上的是谁家的千金,朕一定做主许给你。


衣更真绪对那声脆响浑然不觉似的,顿了顿,平静道:臣,求娶律亲王。


此言一出,整座大殿顿时鸦雀无声。


方才还仙乐飘飘的丝竹管弦此刻统统哑了似的,无数双眼睛粘在那个不知好歹的人影身上,陷入了死一般的静寂。




朔间零终于不笑了。


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


幽红的眸子单是不带任何情绪的静静打量着眼前人,已让人感到两股战战,不寒而栗。


衣更真绪知道自己该怕。可他竟觉不出怕。


他从未如此清楚自己正在做什么。


主动跳进楼兰与咲国争斗的漩涡之中,无论出于什么缘由,都算不得明智之举。


倘若父亲在世,恐怕又该斥责他不知分寸了。


是了,衣更真绪原本该度过那样的一生。识大体,知进退,懂分寸。在合适的时节,做合适的事。年轻时驰骋沙场,立下战功,而后与一位门当户对的女子成亲。像他的父亲那般,功成身退,儿孙满堂。不去贪图自己不该要的东西。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然而若是连自己心爱之人也能眼睁睁放手失去,又与草木有何区别?


再好再圆满的一世,若没了凛月,又如何称得上圆满?


衣更真绪不能有想要的东西。


可衣更真绪为何不能有想要的东西?


他被勉强着秉公无私了一辈子,就连自己也忍不住信以为真。


直到要失去那个人了,才终于看清自己的周到体贴之下,藏着的那一丁点小小的私心。


朔间凛月就是他不能言说的私心。


那个人为他走了那么远,总该有一次轮到他主动上前,去抓住他的手。




朔间零道:你想娶凛月?你可知他是什么人?


衣更真绪毕恭毕敬地伏着头:臣知道。


朔间零眯起眼睛轻蔑一笑:那你可知,你又是什么人?


衣更真绪:臣知道。


只是。


没等朔间零发话,他突然直起上身,毫无畏惧地对上那双夺人心魄的眼睛。


身姿挺拔的人影露出一个笑,又是那个英勇无畏的大将军。


那笑容是前所未有的决绝与坚定: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心之所向,非人能左右。




朔间凛月死死盯着衣更真绪的背影,只觉得那绛紫的发色从未艳得如此触目惊心。连脱手的杯子也顾不得理,就那般目不转瞬地望着。他原以为逼急了真绪,不过是会来找他让自己别去。只消他一句话,那从今而后便是天塌地陷,自己也不会再离他半步了。久等不来,还以为是回绝之意,怎料平日为人处世熨帖得体的人,今儿个竟做出如此冲动之事。


朔间凛月不知被打乱计划的兄长会如何发落,亦不知楼兰贵客会有何反应,袖子下的手悄悄按住腰间长剑,只待形势一旦有变便冲过去回护殿上那团小小的身影。今日就算死在一处,也甘之如饴。


他等待已久的雏鸟终于破壳而出。


原来那波澜不惊的外壳之下藏着这样一颗真心。


那份滚烫的情意,正烧灼得他的心口又热又疼。




气氛冷得可怕。


朔间凛月几近按捺不住,万般克制才没冲上前去。他一向自诩冷静超然,如今方知关心则乱。


又静了半日,只见朔间零突然打破沉默,朗声笑道:


爱卿所言甚是。


那么朕的弟弟以后就托付给爱卿了。


来人,下旨。






>>未完